追蹤
爬到天空的木頭海膽
關於部落格
雜七雜八的東西....
  • 54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作夢之前



沒有人知道佛地魔假冒成鄧不利多已經有多久了,
若不是哈利他們三人親眼看見,他們寧願說自己瘋了也不願相信。
現在霍格華茲就如同地獄一般。
「礙眼的麻種還是早點死了的好。」佛地魔緩緩的舉起魔杖,直直的指向妙麗。
而他說話的語氣就好像這只是拿掉萬聖節過後多餘的飾品那樣的簡單不過似的。
哈利想要阻止,但他的身體卻好似有如鉛塊般沉重的無法動彈。
「啊哇呾喀呾啦!」
一道令人眩目的綠色光芒從佛地魔的魔杖射向妙麗…………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我是女生的話,我想我也會選擇哈利…………
榮恩雖然人是躺在床上,但卻一直遲遲沒有入睡。
他的目光一直藉著月色停留在他的好友哈利熟睡的臉龐上。 

黑玉般的髮絲、潔白的皮膚(德思禮家的人一定很少讓哈利曬太陽吧?)、修長的睫毛、高挺的鼻子…以及額上最特別、也是使哈利成為孤兒、最悲傷的一抹淡淡的閃電型疤痕。
榮恩從來沒有這麼仔細的看過哈利。
要不然,他可能也不會發現,經過這幾年的經歷,哈利的臉,出落的比他印象中的成熟的許多。 

憑良心說,果然真的很吸引人。 


妙麗一定很喜歡哈利吧? 


榮恩翻了個身,將自己的視線從哈利的臉上移開,希望能藉著改變姿勢來促進自己入睡,但似乎卻是徒勞無功,他還是覺得腦袋瓜子在不停的打轉。 


他喜歡妙麗。 是的,他已經無法再否認, 

因為人類這種動物畢竟是沒有辦法漠視自己最真誠的情感。 

是從什麼時候發現到的呢? 
大概是聽到妙麗去喀浪家玩的時候吧?
若真要怪只能怪妙麗不小心說漏了嘴,榮恩當時似乎是忘了自己正在上魔藥課,就當場在課堂上大聲的驚呼了起來。當然石內卜是絕對不會放棄這可以使得葛來分多減少了十分的機會。
而他和妙麗更為這件事大大的吵了一架。
「我就知道妳喜歡他!我就知道妳喜歡他!」榮恩在交誼廳中大聲的對著妙麗吼道,他的樣子看起來就好像失去了理智一般。
哈利試著安撫他,但他卻好像是聽不見哈利的聲音似的,只是一直怒目注視著妙麗。
「我……我只是……」妙麗眼中泛著淚光想要解釋,但平常伶牙俐齒的她說話卻突然變得有點結結巴巴。
「妳不用說了!我不想聽!!」榮恩頭也不回的走回寢室。


「我不覺得妙麗去喀浪家玩有什麼不妥啊。」哈利在將背包放在自己的床上時輕聲對榮恩說。
「沒什麼不妥?!」榮恩用力的摔下自己剛脫下的長袍嘶吼道,「她竟然特地大老遠的跑到狗不拉屎、鳥不生蛋、烏龜不上岸的保加利亞去找那個喀浪耶!他們什麼時候變的那麼要好啦?」
榮恩憤怒的連頸上的青筋都浮了出來。「而且她一個女生去男生家住,難道就不怕發生什麼事嗎?她不是應該很聰明才對嗎?難道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可是…你明明也知道喀浪不是那種人啊!」哈利說,「而且妙麗以前也一樣一個人到你家去玩啊!我若不是因為德思禮家的人是那副德性,我想我也會很樂意邀請你們來玩的。你又何必這麼生氣呢?」
榮恩似乎想再開口反駁什麼,可是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他似乎是被哈利最後所提出來的問題給問倒了,但他滿腔的怒火並沒有因此而冷卻。他突然的趴到床底下,看起來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東西。
「你在幹嘛啊?」哈利好奇的問。 「哼!大概是被家庭小精靈打掃掉了。」榮恩站起來拍拍膝蓋有點憤恨的說,「我原本還打算再把那傢伙的腿也折下來哪!」 




榮恩的個性或許是有點魯莽,但這並不表示他不會改變。以前的他並不太喜歡把事情想的太過複雜化,那總使他覺得頭裡好像被塞進了上千隻的爆尾釘蝦一樣快要爆炸,但不知是時間慢慢的改變了他,還是哈利和妙麗對他造成了影響,他慢慢開始養成思考的習慣、分析事情的原委,包括自己的心情在內。
起先他也對自己聽到妙麗和喀浪的事就會暴跳如雷、失去理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不知是否是他的潛意識作祟,當時他就是不想去了解真正的原因、他心裡真正的思緒, 他對妙麗有特別的感覺。
有時候,他甚至會想出一些很牽強的理由來解釋,
「嗯……因為那傢伙是別的學校的學生嘛。」榮恩對自己說,「對,沒錯,就是這樣我才會生氣啦!」
但他這個說服自己的理由,卻在撞見哈利摟著哭泣的妙麗時徹徹底底的被推翻了…… 榮恩轉身衝回寢室。
「榮恩,等等。聽我解釋,你別誤會了!」哈利急急忙忙的追著他說。
榮恩趴在床上,用被子緊緊的包裹住自己的身體,這模樣使他看起來就像個巨大的蠶蛹,而哈利只能從被子的頂端看到他露出來的一小撮紅髮。
「妙麗是因為跟你吵架,她很難過,跟我說很想我們而已……」哈利走到榮恩的身邊坐在他的床上,「她一直很想跟你合好,說很抱歉讓我被夾在你們兩人中間,因為她以前也有過夾在我們兩中間的經驗,她一直在哭,所以……我……」
哈利沒有再說下去,他只是靜靜的等待著榮恩的反應。


有時哈利甚至比榮恩更瞭解榮恩,至少他在榮恩自己本身發覺以前,就已經敏感的感應到了榮恩的心意,
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他並沒有點清榮恩。 

榮恩覺得一片混亂,也感到耳朵似乎在嗡嗡作響,好像整個世界突然開始搖晃一般,若不是因為他趴在床上的話,他想,他一定會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的。 

對榮恩來說,現在的感覺與其說是生氣,倒不如說是感到訝異。 

因為他在一瞬間驚覺到了兩件事情, 

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情,
也明白了妙麗的心情。
原來他喜歡的其實是妙麗……
原來她喜歡的其實是哈利…… 



不能諱言的,這對榮恩確實造成了相當大的衝擊。
就算他不願意,但在他腦海裡總是不自覺的想起哈利抱著妙麗的畫面那一幕。
這使他變得比較安靜,比較不愛笑,甚至讓人覺得有點憂鬱……
榮恩似乎在相當短的時間裡長大了不少,也成熟了許多,
連奈威都感受到了榮恩的變化,好奇的跑來問他是怎麼了。
榮恩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和奈威說,奈威只能自己猜想榮恩可能是身體不太舒服吧,還好心的拿給榮恩一大堆他奶奶寄來的補品。 

榮恩做出了一件讓許多人驚訝的事情,特別是西莫,他幾乎是打死都不相信。
那個脾氣又臭又硬、固執的像是石頭一樣的榮恩竟然……竟然會……主動的向妙麗道歉,當他在餐廳裡親眼目睹到這個「神績」時,甚至連打翻的湯流到自己身上時都沒發現,只是張大嘴巴的看著他們。
他們三人又再次的成為了好朋友,又再次的合好如初,就好像從來也沒有為喀浪的事吵架似的, 

但榮恩知道,
自己的心裡有什麼東西改變了,
他們再也不可能像從前一樣了。 



你有什麼資格喜歡人家啊?榮恩‧衛斯理!
人家可是霍格華茲的高材生、是全校第一名的才女啊!
你只是一個平庸的傢伙罷了,你配得上人家嗎?
你根本就是衛斯理家的敗筆嘛,
看看你的哥哥們,每個都是那麼優秀,
但是你呢?
你考試就算人家費盡心力幫你,你還是每次吊車尾,
魁地奇也玩得不怎麼樣,
哈利可是一世紀以來最年輕的搜捕手啊,
文不行,武又不全,
竟然還有臉喜歡上人家,你知不知羞啊?
你現在還可以陪在她的身邊就應該要偷笑了,
你這個自作多情的白痴!! 


可能是因為生長在大家庭裡的緣故,無法避免的,
榮恩從小就常常被拿出來根別人做比較,
而他在各方面似乎都沒有比別人優秀的方面。 所以在他的心中其實潛藏著非常強烈的自卑感, 只是愛逞強的他從來沒有跟人提起。 榮恩甚至對自己感到有點憤怒,如果他沒有發現到自己的心意……,如果他沒有發現到妙麗的心意……,也許現在他就不會過得這麼辛苦了……

雖然他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能力裝做像平常一樣來面對哈利和妙麗,
但他還是沒有厲害到看見他們倆人說說笑笑時還能表現出一副若無其事的程度。 

而其中最最讓他感到難熬的,就是哈利去練習魁地奇的時候了, 那代表他必須獨自面對妙麗, 他怕自己會克制不了想要緊緊擁她入懷的衝動。

 這種感覺實在是非常的詭異, 他明明很想留在她身邊,卻又不想留在她身邊…… 

所以有時他會隨便找一些理由藉機逃開, 至少,這樣可以稍微的讓自己不至於太過狼狽。 

他獨處的時間變多了,
這在對於他沉澱自的思緒上有相當大的幫助。
他問了自己一些問題,也試著去尋找答案。
為什麼他不直接和妙麗告白就好了呢?
為什麼他能強迫自己接受妙麗和哈利在一起,卻對喀浪那麼反感呢?
他終於找出了答案。 
他不能向妙麗告白,
因為他不想為難她,不想勉強她接受自己。
而喀浪和哈利比起來的話,他當然比較希望妙麗能和哈利交往。
因為他只服哈利,
因為哈利和妙麗正是他在世界上最喜歡的兩個人,
這樣的安排,根本就是求之不得的完美組合啊! 



「是啊……這麼好的結局,你還有什麼好不滿的……榮恩?」榮恩再次的挪動身軀,他的臉再次的面對著熟睡的哈利。
「我會祝福你們的……」
榮恩笑了,但在他的表情中卻看不出任何一絲絲的喜悅,
反而浸透出一股苦澀的哀愁…… 


× × × × × × × × × × × × × × × × × × × × 


「啊哇呾喀呾啦!」
一道令人眩目的綠色光芒從佛地魔的魔杖射向妙麗…………
但那到光芒卻射中了榮恩‧衛斯理。
這是榮恩第一次終於能如他所願的緊緊的擁抱著自己所喜愛的女孩,
但卻也正是最後的一次。 



像我這樣為了一個不喜歡自己的女孩而死,
一定會被別人笑吧? 唉!算了。
誰叫我這麼喜歡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