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爬到天空的木頭海膽
關於部落格
雜七雜八的東西....
  • 54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榮恩,你說你沒有親眼看過海吧?」
妙麗將榮恩枕在自己的腿上,手輕柔的撫摸著他如烈焰般的紅髮。
「下次放暑假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去看看!」
她的聲音放的很輕,像是在與他說悄悄話似的說出這個約定。



榮恩沒有回答。



「你會發現海水很藍很藍,甚至有時會藍到有些刺眼呢!」
醫療室內依然是一片寂靜,只有偶爾從窗外飄來幾點零星的雨聲。
「你不要聲喀浪的氣啦!我上次會去他家玩只是因為他邀請我去,我不好意思拒絕嘛!我真的沒有喜歡他…………」
「……我告訴你……我喜歡的人啊,他的年紀和我一樣,都是葛來分多的學生。他有點傻氣、有點任性、嘴巴很壞,總是惹我生氣、老愛和我吵架,有點輕浮,不過,有時有意外的可靠,很怕蜘蛛,還有一頭鮮豔的紅髮……」
妙麗靦腆的笑著,輕撫著榮恩的髪的手,柔柔的滑到了他佈滿雀斑的臉頰。

「可是啊,那個不解風情的傢伙好像都沒發覺人家的心意一樣……真是個超級木頭人……」



每次都是這樣。
妙麗只有在榮恩的面前才能退下自己的武裝。
一直以來,她總是表現出自己堅強、獨立的一面。
從小她就懂得不要讓父母擔心,要做個乖巧認真的好女孩。
在課業上,她更是一次也沒有讓家人失望過,總是名列前矛。
但這樣,有時候真的是……很累很累。
而榮恩就是有這種本事,將妙麗最純真的一面引誘出來,
使妙麗回歸到最原本的自我,
與他大笑、和他鬥嘴。
有好幾次,妙麗都有像在三年級時那樣,
撲倒到榮恩懷裡撒嬌的衝動。

妙麗從來也沒想過自己會這麼大膽!臉龐還能感覺到榮恩修長睫毛的觸感。
也許因為是第一個吻,也許是因為緊張所致,
覆蓋在榮恩柔軟唇上的唇瓣,竟不自主的微微抖動…………



「妙麗。」
冷不防傳出了一聲呼喚,破壞的這個原本沉寂的時空……

妙麗抬起頭來,映入眼中的是一個有著滿頭黑髮、有著翠玉般綠色眼眸的少年。

「妙麗,放開榮恩吧……讓他靜靜的睡吧…………」
「不行啦!他會冷的。」妙麗將榮恩摟的更緊了。
「他雖然沒有在發抖,可是我知道他會冷的。我分給他一些溫度,他手就不會這麼涼了。畢竟,一般來說大部分女孩子的體溫會比男生高一點……」
『妙麗!!』哈利的大叫聲打斷了妙麗。
淚光在他的眼框中不停的打轉。
「妙麗,難道妳還不懂嗎?……榮恩……榮恩他已經永遠不會再醒過來了……他已經走了……妳不能一人獨佔他啊……」

哈利的雙膝和淚水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落下的。就好像全身突然失去力氣一般,他跪倒在妙麗面前。
失去了榮恩這個摯友已對他造成了極大的痛楚,但他實在不願意看到妙麗像現在這個樣子



啊?!
哈利他在說什麼啊?
榮恩現在不是正好好的躺在她的懷裡嗎?
他不是就在這裡嗎?



「你在說什麼啊?哈利。」
「就算我們是好朋友,你也不能開這種玩笑啊……你怎麼變得像馬份一樣惡劣了……」妙麗滿臉疑惑,甚至是有些生氣的望向哈利,好像責怪他怎麼能說出這麼過分的話來。
但她仍然是緊緊的抱著榮恩,不肯放手。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哈利只覺得再看到妙麗這種模樣,他遲早會瘋掉的……
哈利強行拉著妙麗,意圖試著想要解開她環抱在榮恩身上的手。

『你在幹嘛啦?放手!放手!』
妙麗不斷的掙扎、不停的扭動。
就好像溺水的人抓著海上唯一的浮木一樣,她拚命的想要再抱著榮恩。
但一個女孩的力氣怎麼比得過男生?哈利終於還是將妙麗的手由榮恩的身上拿開……
「別再逃避了……妙麗……」哈利用力的抓著妙麗的雙腕哭喊著。
「我求求你……別再這樣騙自己了……」
「……但是……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啊……他不能就這樣走了…………我不准……我不准……」
妙麗像是在唸咒語一般不斷催眠著自己,身體也不斷的發著抖……

看到妙麗這個失神的樣子,哈利也無法忍著自己的悲傷,手也在不知不覺中漸漸放鬆了……
接著,妙麗突然粗魯的抓住了榮恩冰涼的雙肩。
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了哈利,竟使他在一時間不知所措。

『喂!榮恩‧衛斯理!!你給我起來!!』
『你在騙我對不對?!我勸你最好快點起來,我可是真的要生氣了喔!』
『起來啊!我以級長的身份命令你起來!』
『……快起來啊……』
妙麗不停的搖著榮恩的雙肩,似乎非得要把榮恩叫醒才肯罷休,但是她的淚水,卻像斷了線的珍珠般,滴落在榮恩的身上……

其實,在她心裡的某一個地方早就已經知道,他已經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可是她不敢去想……她以為不要去面對……事情就不會真的發生……



× × × × × × × × × × × × × × × × × × × ×



「妙麗!在這裡睡會感冒的。快醒醒啊,別睡了。」
一個熟悉的聲音喚醒了妙麗,她驚訝的抬起頭來,發現自己正趴在交誼廳的大桌,桌上還擺了一疊十幾本書的書堆,而榮恩就站在她的身旁。

『榮恩!!』妙麗突然站起就緊緊的抱住了榮恩。
「你回來了……你回來了……」她不禁在榮恩的懷中痛哭失聲。
「妳……妳怎麼了?我一直都在這裡啊……又沒去哪……」面對妙麗意外的舉動,榮恩顯得有些吃驚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被石化了一樣僵硬,但是臉部卻又異常的燥熱。

妙麗仍然在哭泣,使得交誼廳中的每個人都停住自己原本動作、瞪大眼睛望著他們兩人。
除了凌晨以外,榮恩從來也沒有發現原來交誼廳能這麼安靜。他的臉更加的漲紅了。

「沒想到我們的小弟竟然會是那種會惹女孩子哭的風流種子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說是吧?弗雷?」
「真是太令人驚訝了,我還以為我們衛斯理家就只有我們兩個萬人迷說……沒想到原來榮恩才是個狠角色。喬治,你確定那個人真的就是小時候跟在我們屁股後面一直流鼻涕的傢伙嗎?」
「你們兩個閉嘴啦!」
面對雙胞胎一搭一唱的調侃,榮恩不禁開口低聲咒罵。

「妙麗……妳到底怎麼了?不要哭了嘛……大家都在看了呢……」榮恩覺得自己的臉越來越熱,似乎馬上就要燒起來了。
他實在不太知道要怎麼安慰妙麗。畢竟,他連她為什麼哭都還搞不清楚。

「我……我……我只是……」妙麗終於放開了榮恩,但她的淚水卻早已經把榮恩的長袍沾濕了一大片,而且也似乎還沒有辦法說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榮恩,你這個樣子不行啦!不及格!」喬治大叫。
「就是嘛。」弗雷拉起了喬治,「你應該像我這樣把人家抱緊才對嘛!」他們倆人就好像是在舞台表演般以誇張的動作抱在一起,甚至還故意演出深情對望。
「噢……喬治……」
「噢……弗雷……」
交誼廳中因為雙子的演出傳出了一陣陣的笑聲,但榮恩只覺得越來越不好意思,恨不得找個鏟子挖個洞把自己埋了,便一溜煙的拉著仍在啜泣的妙麗往外跑。
「喂!榮恩,你可要溫柔的對待人家啊……」
榮恩甚至在胖女士將葛來分多交誼廳的洞口封住前,還能聽的到他哥哥們「好心的叮嚀」。



當榮恩確定至少現在方圓一百公尺內沒有其他的閒雜人等時,才慢慢的放下速度。
「對不起,妙麗,手會痛嗎?」榮恩怕自己剛才的動作太過用力會捏痛了妙麗,氣喘吁吁的問。
「一點點……」妙麗現在已經停止了哭泣。她頭放的低低的,讓榮恩牽著她走在這午後的校園中。
雖然已經是三月了,校園裡的樹大多還是覆蓋著些許的白雪,湖面上的厚冰也看不出來有溶解的跡象,但像這樣在陽光下漫步,卻也令人感到相當的溫暖舒適。

「妙麗,發生了什麼事嗎?」榮恩有點緊張的問,「妳哭的好厲害……怎麼了嗎?」其實榮恩第一眼看到妙麗掉淚的時候就一直很擔心,只不過剛才的環境和兩個愛鬧場的哥哥,他實在沒有辦法好好的問清楚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妙麗仍然低著頭望著她與榮恩的手,好似有點猶豫是否該把事情說出來。
「那……那你不能笑我喔……」妙麗停下了腳步,吞吞吐吐的說。
榮恩從來沒看過她這麼沒自信的樣子。

「我做了一個夢。」
「夢?」
「我夢見……我夢見「那個人」闖進了霍格華茲大開殺戒……死了好多好多人……而你為了救我……替我擋住了索命咒……」妙麗的聲音變得哽咽,淚水又不自覺的滑了下來。
「我也死了嗎?」榮恩帶著有點調皮的語氣問。
妙麗默默的點點頭。
「好了啦!別傷心了,只是場夢而已嘛。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榮恩刻意攤了一下手,為妙麗加強自己尚在人間的印象。
「可是……我怕……」
「那個夢相當真實……就好像真的發生了一樣……我怕……」
看到妙麗這麼難過,榮恩輕輕的抱著她,將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上。
「好了啦,妳不是最不相信預言那回事的嗎?」榮恩微笑道,「別跟我說妳現在回心轉意要重修占卜學喔,那妳每個禮拜至少要聽到三次那個蝙蝠女人說我和哈利將會如何的慘死……」
妙麗忍不住噗叱一聲笑了出來。但她不敢笑的太過明顯,因為,她還想在榮恩的懷裡偷偷多待一下子……



× × × × × × × × × × ×× × × × × × × × × 



妙麗慢慢的睜開雙眼,意識到自己正躺在醫療室的床上。
自己是受了什麼傷嗎?或是生了什麼病嗎?
她一點印象也沒有,為什麼自己會躺在這裡呢?
她試著站起來,卻感到一陣強烈的暈眩向她襲來,還有一股莫名的心痛……
她緩緩的走出醫療室,發現哈利正獨自一人坐在門口等她。

「好點了嗎?」看到了妙麗跌跌撞撞的走出來,哈利便馬上站起上前扶她。
「我……?我怎麼了嗎?發生了什麼事……?」妙麗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好像被抽光一樣,身體好像也少了某一部份似的,她勉強的支持著,帶著不解的表情問哈利。
「妳昏倒了。」哈利說,「妳已經整整睡了兩天了。」



兩天!?
妙麗顯得有些意外,自己竟睡了那麼久的時間,而且也無法了解自己為什麼會昏倒……



好痛……
好痛……
妙麗總感覺到有一股令她無法呼吸的痛楚
就好像有人揪著她的心臟……



「榮恩呢?」妙麗問,「他現在人呢?」
「在妳昏迷的這兩天,衛斯理先生已經把榮恩的遺體安葬好了。」哈利帶著沉重的表情說,「他們想等妳情緒穩定一點的時候再讓妳去看他……」



突然,就好像玻璃破碎了一樣……
妙麗全部都想起來了。
她終於明白自己昏倒的原因……
終於明白為什麼會有錐心刺骨的心痛……
也終於明白……
原來那天午後的漫步……
才是她欺騙自己的美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